1845年的爱尔兰: 一场由土豆引发的世纪饥荒

Posted May 11th 2016 at 15:07PM



据农业部消息,我国将启动马铃薯主粮化战略,推进把马铃薯加工成馒头、面条、米粉等主食,马铃薯将成稻米、小麦、玉米外又一主粮。预计2020 年50% 以上的马铃薯将作为主粮消费。在此背景下,极为平常、俗称土豆的马铃薯一下子火起来了。其实,关于土豆的故事,早已在世界舞台上流传。粮食安全,关乎经济的健康发展,关乎社会的和谐稳定,它的重要甚至决定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


“抵达布里奇顿……这里,我看到死人,垂死之人和活人没有差别地躺在同一处地面上,除了几块可怜的破布之外,与冰冷的泥土之间再无它物。……五百座房子里找不出一座能免于死亡的侵袭,有的房子里死人和活人在一起已经有四五天了,没人有力气把尸体移到安息之所。”


“离开克罗纳科迪后,一路西行。每走出几百米就是一场葬礼或者一具棺材,直到我们抵达谢珀顿湖区。这里的苦难更让人触目惊心,因为葬礼上的人数已经明显减少。没有一场葬礼有十人以上参加。有的甚至只有两三人。”


布里奇顿、克罗纳科迪,都是什么地方?这里发生了什么?欧洲的黑死病,黑暗的中世纪,还是非洲的难民营?都不是,这是1845 年的爱尔兰,一场由土豆引发的世纪饥荒。


土豆原产于南美洲,19 世纪时,土豆在爱尔兰被广泛种植。这种农作物已经成为爱尔兰人民的主食,占食物比例的80%。至1845 年,土豆在爱尔兰的种植面积已达两百万英亩,成年人均每天消费6.2 公斤。它喂饱了爱尔兰人,人口从1780 年的四百万猛增至1845 年的八百万。


对于爱尔兰人来说,土豆是性命攸关的东西。爱尔兰人喜欢土豆;他们甚至给土豆编了神奇的传说,说1588 年西班牙无敌舰队覆灭时,被击沉的西班牙战舰上的土豆飘到了爱尔兰的海岸上。在爱尔兰,每英亩土地可以出产6 吨土豆,而小麦和燕麦只有不到一吨。在圈地运动使农民丧失了公有地之后,这一差别是无法忽视的。所以爱尔兰人有句俗语:“穷人的餐点——除了小土豆就是大土豆。”


但土豆,也埋下了灾难的种子。当时,爱尔兰种植的土豆绝大部分都只属于土豆安第斯栽培种这一个亚种,种类十分单一,生态系统相对脆弱。


1845 年,爱尔兰的夏季,淫雨霏霏,一种真菌开始悄悄地在土豆身上作用。这种真菌使得土豆霉变、腐烂、枯萎,幼苗还没有收获便已经腐烂、发黑。几周内,这种“土豆枯萎病”自东到西席卷了爱尔兰岛。目睹这一惨剧的英国国家社会科学院院士彼得·格雷在《爱尔兰大饥荒》如此记载:“在从科克郡到都柏林的路上,我看到这种作物花期正旺,应该会有一个好收成。8 月3 日,在我返回的途中,却只看到腐烂的作物覆盖了广阔的田野。在好些地方,穷苦的人们沮丧地坐在他们被毁的菜园的栅栏上,绞紧双手,悲痛万分,因为灾害刚夺走他们的食粮。”


1845 年的这场灾害毁掉了爱尔兰40% 的土豆田,爱尔兰人打起精神加紧种植以弥补损失。可是没有人知道土豆枯萎的原因在于真菌——爱尔兰人没有将已经烂在田里感染的上一代土豆清除,便加紧种植新一季土豆以弥补去年的损失。在没有农药的年代里,更大规模的饥荒注定从田间开始。


1846 年,这一年温暖多雨,加上病变的土豆繁殖,导致土豆枯萎病病菌的传播,幸存的植株不足10%。爱尔兰人因现代欧洲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收成被摧毁而遭受死亡的威胁。


到了1847 年,饥荒较之上一年更加严重,每家每户的储备被毁灭,饥饿开始一个村庄一个村庄地消灭爱尔兰人,300 万到400 万人开始吃不上饭,“翡翠之岛”瞬间饿殍遍野,如同人间炼狱。甚至在当时的爱尔兰村庄里很少有十人以上参加的葬礼了。爱尔兰科克郡地方官员尼古拉斯·康明斯描述说:“我走进了一间农家小屋,其场景令我瞠目结舌。6 个因饥饿而骨瘦如柴、形同鬼魅的人躺在小屋角落的一堆脏稻草上。我以为他们已经死了,但当我靠近他们时,耳畔却传来了一声声低吟。这些‘人’还活着……”


在爱尔兰大饥荒中,英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1801 年,大不列颠和爱尔兰联合王国成立,自此爱尔兰成为英国的一部分。对于大批爱尔兰农民以土豆为口粮的历史,美国经济学家杰里米·里夫金说:“英国统治爱尔兰后,为了满足其国内市场对牛肉的巨大需求,便将爱尔兰作为其‘牧场’。爱尔兰农民为了生存,只能用小片土地种植土豆糊口”。

 

然而,即使在大饥荒发生期间,英格兰还在从爱尔兰“吸取养分”。历史学家塞西尔·伍德姆- 史密斯在《大饥荒:爱尔兰1845 年-1849 年》一书中用无可争辩的事实证明,在大批爱尔兰人被饿死期间,大量的食物从爱尔兰被运往英格兰。


由于英国政府认为饥荒在1847 年就会结束,所以对爱尔兰仍采取了法令限制粮食进出口。在饥荒最严重的几年间,爱尔兰仍然向英国本土出口粮食。在爱尔兰的英国地主,自《谷物法》废除后,无视爱尔兰的饥荒,多半由种植小麦改为经营畜牧业。大大减弱了抵抗饥荒的能力,从而相当程度地加重了饥荒的发展。


很多历史学家相信,就是从这次饥荒开始,爱尔兰和英格兰之间由此深深结怨。1848 年7 月29 日,主张停止出口食物和关闭港口的“青年爱尔兰”运动在蒂珀雷里郡发起反抗英国统治的起义,尽管这场起义被英国警方镇压,但却开启了爱尔兰人争取独立的序幕。


由于饥荒,大量爱尔兰人开始移民,他们奔向世界各地,而最主要去往的就是北美。为了逃避饥荒,大批的爱尔兰人抛家舍业,挤上开往北美的船只。1845 年以后的十年间,大约有二百万人移民美国,约占爱尔兰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


爱尔兰移民为美国的工业革命及时地提供了大量劳动力:在伊利运河、自由女神像、横穿北美铁路等大型工程的工地上,在芝加哥的工厂、宾夕法尼亚的煤矿和纽约的货运码头上,都能见到大量爱尔兰农民工的身影。移民促进了美国社会向多元方向发展,使之成为名副其实的“大熔炉”。


这批人永远地改变了爱尔兰的人口比例,也改变了未来美国的人口构成,并以最残酷的方式推动了美国的工业化进程——“美国铁路的每一根枕木下面,都横卧着一个爱尔兰工人的尸首。”直到今天,爱尔兰的人口和土豆产量也没有回到灾难前的水平。